中新社內蒙古分社 • 正文
 內蒙古新聞

公 示

2024年03月11日 17:14   來(lái)源: 中新網(wǎng)內蒙古新聞

  根據內蒙古自治區新聞工作者協(xié)會(huì )下發(fā)的《關(guān)于開(kāi)展第34屆中國新聞獎作品初評暨第32屆內蒙古新聞獎評選工作的通知》和《內蒙古新聞獎評選辦法》《第32屆內蒙古新聞獎參評作品報送的通知》的要求,中新社內蒙古分社經(jīng)過(guò)推薦、初評、定評,評選出2件作品報送內蒙古新聞獎A系列;評選出1件作品報送內蒙古新聞獎B系列。公示時(shí)間2024年3月11日至3月15日。

  監督電話(huà):3950345

  電子郵箱:neimenggu@chinanews.com.cn">neimenggu@chinanews.com.cn">neimenggu@chinanews.com.cn">neimenggu@chinanews.com.cn">neimenggu@chinanews.com.cn

  中新社內蒙古分社

  2024年3月11日

內蒙古新聞獎報送作品目錄

(報送單位、試點(diǎn)報送單位填報)

序號

作品標題

參評項目

字數

(時(shí)長(cháng))

作者姓名

推薦單位

備注

1

中國荒漠化治理的內蒙古實(shí)踐

通訊  

6000余字

李?lèi)?ài)平

中國新聞社內蒙古分社

 

A類(lèi)

2

鄂倫春族篝火節開(kāi)幕  萬(wàn)人“穿越時(shí)空”感受千年游獵文化

國際傳播

571

張瑋

中國新聞社內蒙古分社

 

A類(lèi)

3

草原那達慕上的將嘎授勛儀式 前輩搏克手的退役與傳承

新聞攝影

162

劉文華

中國新聞社內蒙古分社

 

B類(lèi)

 

通訊:中國荒漠化治理的“內蒙古實(shí)踐”

  中新網(wǎng)鄂爾多斯6月16日電 題:中國荒漠化治理的“內蒙古實(shí)踐”

  中新網(wǎng)記者 李?lèi)?ài)平

  殷玉珍的一天,是在喜鵲的鳴叫聲中開(kāi)始的。

  15日清晨4時(shí),她揉揉眼睛,一骨碌從床上爬起,簡(jiǎn)單洗漱畢,就快步走入屋前的生態(tài)林,開(kāi)始拾掇她種植的玫瑰花、西瓜、火龍果、海棠樹(shù)等。

  “盡管現在條件好了,但也不敢懈怠!敝两裱永m早起習慣的殷玉珍認為,防沙治沙是一件久久為功的大事,自己一直在路上。

  今年57歲的殷玉珍是內蒙古自治區烏審旗無(wú)定河鎮薩拉烏蘇村人,從19歲至今,她在毛烏素沙地上與沙漠“較勁”了30多年。

  作為全國勞動(dòng)模范、全國綠化勞動(dòng)模范的殷玉珍認為,發(fā)生在她身上的故事,亦是中國“三北”防護林體系建設之于內蒙古的故事。

  內蒙古自治區林業(yè)和草原局消息顯示,內蒙古作為中國“三北”防護林體系建設的重要區域,從1978年啟動(dòng)實(shí)施以來(lái),全區人工林保存面積、森林面積分別由1977年的0.13億畝、2.34億畝增加到目前的0.84億畝、3.57億畝,森林覆蓋率由1977年的13.21%提高到目前的20.79%,有效減少了風(fēng)沙危害和水土流失。

被逼出來(lái)的“植樹(shù)造林”

  在治沙領(lǐng)域中,寶日勒岱與殷玉珍是毛烏素沙地上兩顆最耀眼的明星。

  總面積約7000萬(wàn)畝的毛烏素沙地分布在內蒙古、陜西、寧夏3省區,其中內蒙古鄂爾多斯市境內面積4771萬(wàn)畝。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lái),當地民眾開(kāi)啟治沙節奏,寶日勒岱則是其中之一。

  今年85歲的寶日勒岱曾對媒體回憶說(shuō),她的家鄉烏審旗烏審召,地處毛烏素沙地腹部,歷史上曾是水草肥美之地,但從20世紀50年代起,家鄉已變得地廣人稀,風(fēng)沙肆虐。

  面對惡劣的生存環(huán)境,寶日勒岱成了當地的第一批治沙人,她帶領(lǐng)當地民眾興建草庫倫,大搞草原建設,為牧區建設養畜開(kāi)辟了一條新路。為了治沙造林,寶日勒岱吃了許多苦,她生過(guò)3個(gè)孩子,除了坐月子她沒(méi)有誤過(guò)一天的勞動(dòng)。

  20世紀70年代,寶日勒岱被提拔為烏審旗旗委書(shū)記,但被外界稱(chēng)之為“勞動(dòng)書(shū)記”。2003年退休后,她常說(shuō)的話(huà)是,“沙漠再大也是死的,治一丘就少一丘!薄懊刻焱砩隙甲鰤(mèng),夢(mèng)見(jiàn)自己在故鄉的土地上種樹(shù),那是我最開(kāi)心最快樂(lè )的時(shí)候!

  寶日勒岱的英雄事跡,一度成為時(shí)代的典型。1965年12月2日,《人民日報》發(fā)表了題為《發(fā)揚烏審召人民的革命精神》的社論和《牧區大寨——記烏審召公社建設社會(huì )主義新牧區的革命道路》的文章。烏審召的治沙經(jīng)驗被推向全國,寶日勒岱成了治沙英雄。

  比寶日勒岱年輕20多歲的殷玉珍是1985年步入治沙序列的。此前,她在接受中新社記者專(zhuān)訪(fǎng)時(shí)說(shuō),她從陜北下嫁內蒙古后,所住的是一個(gè)地窖,要貓著(zhù)腰,才能進(jìn)去。

  “一年兩場(chǎng)風(fēng),從春刮到冬!币笥裾湔f(shuō),在鋪天蓋地的黃沙中,植樹(shù)造林是唯一選擇。一名在中國任教的外國人在拜訪(fǎng)殷玉珍時(shí),握住她的手說(shuō):“您是我見(jiàn)過(guò)的最了不起的中國農民!

  “寧可讓種樹(shù)累死,也不能讓沙子欺負死!币笥裾浠貞浾f(shuō),1985年第一批種下600多株樹(shù)苗,但最后只有10株成活,但她沒(méi)有退縮,她每天睡四五個(gè)小時(shí),為了植樹(shù)她每年要穿破10多雙鞋,種樹(shù)用的鐵鍬、鎬頭、樹(shù)剪換了一茬又一茬。

  一件事兒干久了,她由“門(mén)外漢”變成了“土專(zhuān)家”。她相繼讓柳樹(shù)、楊樹(shù)等樹(shù)種在毛烏素沙地安家,當初7萬(wàn)多畝不毛之地由此變成了綠洲。

向沙漠進(jìn)軍的他們

  “這不是夸張,大約有十分鐘,天和地似乎連在了一起,那時(shí)才體會(huì )到了伸手不見(jiàn)五指是個(gè)啥?”58歲的高占成,回憶起他曾親臨的一幕,感嘆不已。

  高占成是烏審旗毛烏素沙地開(kāi)發(fā)整治研究中心的副主任,他告訴記者,“大約是1982年的一個(gè)下午,我正在放羊,忽然遭遇沙塵暴襲擊,整個(gè)人都嚇傻了,那時(shí)我才意識到防沙治沙對毛烏素沙地有多么重要!

  此后,高占成注意到,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整個(gè)鄂爾多斯防沙治沙一度成了頭等大事。

  “記事起,這里黃沙漫漫,最夸張的是,沙子都能把門(mén)給淹了……”60歲的吉日嘎拉圖回憶說(shuō),那時(shí)很多人都選擇遠走他鄉,他也是其中之一。

  吉日嘎拉圖是在遭受打工挫折后,才開(kāi)始返回家鄉烏審召鎮布日都嘎查中進(jìn)行治理沙漠的。他介紹,從1990年起,他與妻子開(kāi)始治沙,經(jīng)過(guò)5年的失敗,才掌握了種樹(shù)的訣竅,漸漸看到綠色希望。

  沙地上有綠色后,吉日嘎拉圖靠著(zhù)人工打土坯、運建筑材料,先后蓋起了嶄新的土坯房。他透露說(shuō),“現在我有14000畝草場(chǎng),200多只羊,70多頭牛,一年純收入能達到20萬(wàn)元人民幣!

  有了一定收入的吉日嘎拉圖,兩年前,又蓋起了160平方米的磚房,還買(mǎi)了好幾輛小轎車(chē),“休閑時(shí)刻,也開(kāi)了直播,盡管粉絲不多,但讓外地人看這里夏天的綠色,也是一件有意義的事!

  39歲的劉二飛,也是向沙漠進(jìn)軍的一員,他雖未曾經(jīng)歷父輩“沙進(jìn)人退”的煎熬,不過(guò),大學(xué)畢業(yè)后,他還是選擇了回鄉貢獻綿薄之力。

  劉二飛現在是烏審旗圖克鎮烏蘭什巴臺村黨支部書(shū)記,“早年間,這里土地嚴重沙化。為了生計,村民們開(kāi)始向沙漠進(jìn)軍,30年來(lái)陸續種下18萬(wàn)畝樹(shù)木,其中沙柳面積達15萬(wàn)畝!

  “沙柳具有‘平茬復壯’的特性,3至5年內如不進(jìn)行平茬則會(huì )自然休眠死亡,平茬過(guò)后越長(cháng)越旺!笨礈柿诉@一規律的劉二飛,2019年起,帶領(lǐng)村民開(kāi)辦了生物質(zhì)顆粒廠(chǎng),他們通過(guò)平茬沙柳,回收利用樹(shù)木枝條、農作物秸稈等農林廢棄物,生產(chǎn)加工成為新型環(huán)保生物質(zhì)顆粒,銷(xiāo)售到全國各地。

  “如今,生物質(zhì)顆粒廠(chǎng)已配備各類(lèi)生產(chǎn)設備32臺,年產(chǎn)生物質(zhì)顆粒燃料1萬(wàn)噸!眲⒍w告訴記者,如今烏蘭什巴臺村集體經(jīng)濟經(jīng)營(yíng)性收入突破1000萬(wàn)元,集體經(jīng)濟純收入突破200萬(wàn)元。通過(guò)循環(huán)利用,盤(pán)活資源,該村走出了一條“沙漠增綠、資源增值、農牧民增收”的新型生態(tài)建設和產(chǎn)業(yè)發(fā)展之路。

  李峰是鄂爾多斯市伊金霍洛旗國有林場(chǎng)的負責人,他回憶說(shuō),20世紀70年代,地處內蒙古毛烏素沙地腹地的該林場(chǎng)一度出現沙進(jìn)人退現象,為了改變生活環(huán)境,幾代林場(chǎng)人最終找到了飛播種樹(shù)、種草等治沙新路。

  “現在這里的70萬(wàn)畝林場(chǎng),幾乎都披上了綠裝!崩罘灞硎,在愚公精神的代代傳承之中,該林場(chǎng)已發(fā)展了經(jīng)濟林試驗示范項目種植920畝,以此來(lái)助力鄉村振興。

第七大沙漠里的“奮斗”身影

  總面積1.86萬(wàn)平方公里的庫布其沙漠,是京津冀地區三大風(fēng)沙源之一。公開(kāi)數據顯示,截至目前,鄂爾多斯市一代代治沙人治理庫布其沙漠的面積達到6000多平方公里,王文彪則是這批治沙人最出名的一位。

  曾獲聯(lián)合國環(huán)境規劃署頒布的地球衛士獎“終身成就獎”的王文彪承認,他最初治沙是有功利性的,“就是為了保住鹽廠(chǎng)不被流沙侵蝕,但此后的治沙歷程,則逐漸有了家國情懷!

  64歲的王文彪是鄂爾多斯市杭錦旗人,他的家鄉處于庫布其沙漠腹部,這里作為中國第七大沙漠,王文彪很早就嘗試了“大風(fēng)起兮沙飛揚”的滋味。

  2013年,王文彪在第四屆庫布其國際沙漠論壇現場(chǎng)與諾貝爾文學(xué)獎得主莫言對話(huà)時(shí)談及,1988年,他去杭錦旗鹽海子鹽廠(chǎng)做廠(chǎng)長(cháng),提出要治沙的時(shí)候,第一個(gè)反對的就是他的母親。

  “這事你不能做,人家幾代人沒(méi)有做成,誰(shuí)也不敢治沙,你怎么就敢治沙!蓖跷谋虢榻B,在母親那代人看來(lái),要治沙是瘋子才會(huì )做的事。

  或許是命運使然,此后王文彪不僅通過(guò)治沙拯救了鹽海子鹽廠(chǎng),還組建了治沙企業(yè)--億利集團。

  在庫布其沙漠躬耕30多年的王文彪,如今最自豪的是,在各級政府的支持下,他與當地農牧民,合力把曾經(jīng)的“死亡之!弊兂山(jīng)濟綠洲,實(shí)現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我們改變了沙漠的命運,也改變了自己的命運!边@是敖特更花在庫布其沙漠中治沙多年的真實(shí)寫(xiě)照。

  今年46歲的敖特更花,是鄂爾多斯杭錦旗治沙民工連隊隊長(cháng),因治沙出色,當地人都習慣叫她“花姐”。過(guò)去10余年間,她帶領(lǐng)工友,在庫布其沙漠綠化了3萬(wàn)畝荒漠化土地,成活率達90%以上。

  敖特更花出生在庫布其沙漠深處,很小的時(shí)候,她就感受到了家鄉沒(méi)有路沒(méi)有電的窘迫,她曾直言“恨透了家鄉”。

  2007年,敖特更花成了當地治沙民工連隊隊長(cháng)。她帶著(zhù)20多名工人種樹(shù),除去日;ㄤN(xiāo)和支付給工人的勞務(wù)費,她每年能有近15萬(wàn)元的收入。

  她曾幽默地說(shuō),“種樹(shù)不僅種出了經(jīng)驗,也種出了‘金子’!薄霸谏衬锇l(fā)展,也要走‘公司+農戶(hù)’的規;、市場(chǎng)化道路!

  6月11日,敖特更花在接受中新社記者專(zhuān)訪(fǎng)時(shí)表示,近年來(lái),她通過(guò)承包億利集團的荒漠化治理輸出項目,先后帶領(lǐng)工友赴新疆、西藏等地從事綠化工作。

  內蒙古經(jīng)濟學(xué)家蓋志毅表示,如今,庫布其沙漠1/3的面積得到治理,不僅為綠色中國建設作出了積極貢獻,還為國際社會(huì )治理沙漠提供了中國經(jīng)驗。這一奇跡,離不開(kāi)包括敖特更花在內的一代又一代治沙人的奮斗。

生力軍、“國際范”與新賽道

  在鄂爾多斯杭錦旗,一批批“90后”青年,正在成為庫布其沙漠治理的生力軍。

2014年入職當地治沙企業(yè)的李挺介紹,過(guò)去8年來(lái),他在沙漠中,真正意義上體現了自我價(jià)值。

  他先后參與了庫布其治沙耐寒耐旱耐鹽堿種質(zhì)資源研發(fā),配合團隊提升完善中國西北地區庫布其種質(zhì)資源庫建設和提升,開(kāi)發(fā)和研究了100個(gè)沙旱生植物的組培、試驗和大田種植等。

  作為治沙企業(yè)中的第一個(gè)“90后”沙漠專(zhuān)家,李挺曾先后奮戰在內蒙古烏蘭布和沙漠,新疆塔克拉瑪干沙漠,以及西藏那曲等地,陸續實(shí)施了100多萬(wàn)畝沙地的基礎調查和測繪工作。

  他在接受記者采訪(fǎng)時(shí)坦言,過(guò)往的幾年間,自己最大的收獲在于,結束了西藏那曲“史上無(wú)樹(shù)”的歷史,如今小鳥(niǎo)也飛進(jìn)了那曲樹(shù)林。

  從“死亡之!弊兩怼敖(jīng)濟綠洲”的庫布其,在過(guò)去30年間,一直為國際社會(huì )所矚目。

  2017年9月,《聯(lián)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第十三次締約方大會(huì )(COP13)在鄂爾多斯召開(kāi)。大會(huì )達成的《鄂爾多斯宣言》明確提出:推廣政府、私營(yíng)部門(mén)和當地社區三方合作模式,提供經(jīng)濟和生態(tài)服務(wù),使企業(yè)和受土地退化和貧窮影響的當地農戶(hù)能夠分享成果。鄂爾多斯庫布其的“沙漠綠色經(jīng)濟”就是此類(lèi)合作的成果體現。

  彼時(shí),鄂爾多斯官方對外給出的信息是:庫布其沙漠“成為世界上唯一被整體治理的沙漠,并被聯(lián)合國環(huán)境規劃署確定為全球沙漠生態(tài)經(jīng)濟示范區,其治理模式受到國際社會(huì )的高度認可,巴黎氣候大會(huì )稱(chēng)之為‘中國樣本’”。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lái),內蒙古官方推出的“庫布其模式”已先后進(jìn)入塔克拉瑪干沙漠、騰格里沙漠、烏蘭布和沙漠、科爾沁沙地、西藏那曲、張北壩上等生態(tài)脆弱地區,助力當地修復生態(tài)環(huán)境。

  近日,在內蒙古舉行的“走讀中國·走進(jìn)內蒙古”中外記者聯(lián)合采風(fēng)體驗活動(dòng)中,來(lái)自日本的記者點(diǎn)贊庫布其沙漠治理說(shuō):“牧民在沙漠中用水沖沙柳植樹(shù)的場(chǎng)景,留下了深刻印象!

  越南《人民報》攝影記者阮胡君在接受媒體記者采訪(fǎng)時(shí)表示:“越南也有沙漠,我們希望在越南國內宣傳這次參訪(fǎng)中看到的治沙技術(shù),讓越南學(xué)習中國成功的治沙經(jīng)驗!

  讓上述中外記者感慨不已的是,如今的庫布其沙漠已經(jīng)步入了“新能源”賽道。

  記者從杭錦旗政府獲悉,當前,在這片沙漠上正有序推進(jìn)建設蒙西基地庫布其2GW光伏治沙項目,這也是中國為推動(dòng)實(shí)現“雙碳”目標實(shí)施的首批1億千瓦風(fēng)電光伏大基地項目之一。

  該項目建成后可修復治理沙漠10萬(wàn)畝,年均減少向黃河輸沙200萬(wàn)噸,同時(shí)光伏間種植的高品質(zhì)飼草可供應當地發(fā)展現代農牧業(yè),可以創(chuàng )造新的就業(yè)機會(huì )。

  鄂爾多斯市政府官方消息顯示,2012年以來(lái),該市累計治理荒漠化土地1800多萬(wàn)畝,取得治沙科技創(chuàng )新成果290多項,實(shí)現荒沙“雙減少”和增綠“雙提高”,榮獲“國家森林城市”“中國最具生態(tài)競爭力城市”等稱(chēng)號。

  在荒漠化治理征程中,鄂爾多斯還將打造世界荒漠化防治與綠色發(fā)展樣板區提上議事日程。

  “到2025年,毛烏素沙地、庫布其沙漠治理率分別超過(guò)70%和25%,林草覆蓋率達到70%以上,萬(wàn)元GDP用水量達到國內領(lǐng)先水平!薄暗2030年,生態(tài)系統穩定性和服務(wù)功能顯著(zhù)增強,荒漠化防治取得重大進(jìn)展,空氣優(yōu)良天數居全國前列!倍鯛柖嗨故惺虚L(cháng)杜匯良表示。

  杜匯良稱(chēng),下一步,該市將創(chuàng )建全國生態(tài)文明建設示范市,建設國家生態(tài)治理典范,打造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統治理國際樣板。

荒漠化治理下的內蒙古

  “一年一場(chǎng)風(fēng),風(fēng)吹石頭跑!痹侵袊诎舜笊衬--內蒙古烏蘭布和沙漠的生動(dòng)寫(xiě)照,但如今這片沙漠,卻在乳業(yè)、新能源等領(lǐng)域中不斷掘金。

  記者從內蒙古自治區巴彥淖爾市磴口縣獲悉,在國家相繼啟動(dòng)實(shí)施的三北防護林工程、天然林保護工程、京津風(fēng)沙源治理工程、退耕還林工程等國家重點(diǎn)工程的治理下,當地的沙漠治理取得了很大成就。

  官方資料顯示,此前因受沙漠侵襲,當地原來(lái)的森林覆蓋率不到5%,現在森林覆蓋率達到了37%以上。一些企業(yè)從沙漠里發(fā)掘出肉蓯蓉等產(chǎn)業(yè),還引進(jìn)了光伏發(fā)電等產(chǎn)業(yè)。一家乳業(yè)企業(yè),還在該沙漠種植了22萬(wàn)畝有機草場(chǎng),并建成23座通過(guò)歐盟認證的有機牧場(chǎng),里面的9萬(wàn)多頭奶?胺Q(chēng)目前中國“最純凈的奶!。

  李棟是磴口縣宣傳部副部長(cháng),此前,他在接受記者專(zhuān)訪(fǎng)時(shí)說(shuō),在黃河水的“滋潤”下,這里的老鄉們沙里淘金,“淘”出了中國名貴藥材肉蓯蓉。

  位于黃河故道的磴口縣,地處烏蘭布和沙漠腹地,隨著(zhù)肉蓯蓉的出現,當地老鄉們幽默地表示,這是我們的“綠色銀行”。

  51歲的魏均告訴記者,20年前,他在治理沙漠過(guò)程中發(fā)現了種植肉蓯蓉的可行性,并在2007年在沙漠上實(shí)現了肉蓯蓉規;N植。

  魏均表示,肉蓯蓉的開(kāi)發(fā)前景極廣,目前他在磴口縣工業(yè)園區已建成年加工中蒙藥材及中藥飲片6000噸GMP加工廠(chǎng),并取得藥品生產(chǎn)許可證。他遠期的目標是,“逐漸實(shí)現以肉蓯蓉為引領(lǐng)的中蒙藥產(chǎn)業(yè)!

  來(lái)自巴彥淖爾市政府的消息顯示,1978年“三北”防護林工程啟動(dòng)實(shí)施以來(lái),該市農田防護林的建設改善了農田小氣侯,保障了河套灌區糧食穩產(chǎn)高產(chǎn),灌區杭錦后旗、磴口縣、臨河區基本實(shí)現了農田林網(wǎng)化。

  內蒙古是中國沙化土地最為集中、危害最為嚴重的省區之一,境內分布有巴丹吉林、騰格里、烏蘭布和、庫布其四大沙漠以及呼倫貝爾、科爾沁、渾善達克、毛烏素四大沙地。

  來(lái)自?xún)让晒趴耸部蓑v旗的消息顯示,該旗境內的渾善達克沙地,近5年以來(lái)治理面積達到88.04萬(wàn)畝,其中京津風(fēng)沙源治理林業(yè)工程47.8萬(wàn)畝、京津風(fēng)沙源治理草原工程2萬(wàn)畝、退耕還林還草工程1萬(wàn)畝、森林撫育7.2萬(wàn)畝、草原生態(tài)修復18.93萬(wàn)畝、植被恢復6.27萬(wàn)畝、“螞蟻森林”公益造林4.28萬(wàn)畝、防沙治沙綜合示范項目0.56萬(wàn)畝。

  地處科爾沁沙地腹地的通遼市,是中國北方防沙帶的重要組成部分,風(fēng)沙危害嚴重,曾是全國生態(tài)比較脆弱的地區之一。

  6月11日,記者從通遼市政府了解到,作為中國“三北”防護林四期工程地級示范市的通遼市,該市累計完成“三北”防護林工程建設任務(wù)2566.7萬(wàn)畝,為構筑內蒙古生態(tài)安全屏障,促進(jìn)經(jīng)濟社會(huì )可持續發(fā)展作出了重要貢獻。

  “十四五”期間,該市將重點(diǎn)依托“三北”防護林工程、山水林田湖草沙一體化保護修復工程等項目,穩步發(fā)展經(jīng)濟林產(chǎn)業(yè)基地建設,力爭到2025年,新建經(jīng)濟林基地55萬(wàn)畝。

  內蒙古自治區林業(yè)和草原局局長(cháng)王肇晟在接受記者采訪(fǎng)時(shí)表示,從2013年到2022年的十年間,內蒙古累計完成營(yíng)造林1.27億畝、種草2.89億畝、防沙治沙1.25億畝,內蒙古生態(tài)環(huán)境實(shí)現了“整體遏制、局部好轉”的重大轉變,森林覆蓋率、草原植被蓋度持續提高,沙化土地面積持續減少。

  荒漠化治理背景下,內蒙古如何持續久久為功。

  中國林業(yè)科學(xué)研究院首席科學(xué)家、水土保持與荒漠化防治學(xué)科學(xué)術(shù)帶頭人盧琦在接受中新社《東西問(wèn)》專(zhuān)訪(fǎng)時(shí)表示,防治荒漠化是全人類(lèi)的共同挑戰;哪两袢允侨蛑卮蟓h(huán)境問(wèn)題和發(fā)展瓶頸,嚴重威脅著(zhù)生態(tài)安全與經(jīng)濟社會(huì )可持續發(fā)展。

  在他看來(lái),全球荒漠化治理有“四味良藥”——制定公約議定書(shū),統一全球履約和守約“度量衡”;構建全球觀(guān)測網(wǎng),遙看旱地變化方寸間;編制全球自然沙漠(遺產(chǎn))名錄,為后代留下一片原生沙海;啟動(dòng)“全球治理”行動(dòng),力爭實(shí)現2030土地退化零增長(cháng)目標。

  荒漠化治理下的內蒙古,如何減少沙塵暴的侵襲?

  為期3天的采訪(fǎng)中,包括殷玉珍在內的受訪(fǎng)者給出的答案是:植樹(shù)造林一刻不能放松。(完)

 

 

鄂倫春族篝火節開(kāi)幕 萬(wàn)人“穿越時(shí)空”感受千年游獵文化

  中新社呼倫貝爾6月18日電 (記者 張瑋)18日,第33屆鄂倫春族篝火節在內蒙古自治區呼倫貝爾市鄂倫春自治旗開(kāi)幕,萬(wàn)人“穿越時(shí)空”感受千年游獵文化。

  據鄂倫春民族研究會(huì )有關(guān)人士介紹,篝火節是鄂倫春民族的傳統節日,“鄂倫春族崇拜火神歷史悠久,認為火給予了他們光明與文明”。2009年,鄂倫春族篝火節入選內蒙古自治區級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保護名錄。

6月18日,鄂倫春獵民身著(zhù)節日的盛裝,為游客獻上下馬酒!≈行律缬浾 張瑋 攝
6月18日,鄂倫春獵民身著(zhù)節日的盛裝,為游客獻上下馬酒!≈行律缬浾 張瑋 攝

  篝火節現場(chǎng),一座座“斜仁柱”(鄂倫春族居所)矗立在嘎仙洞山腳下的森林中,獵民們圍坐在一起烤肉、聊天,不時(shí)與游客圍成一圈載歌載舞,好不熱鬧。

  一名來(lái)自深圳的游客沉浸式體驗了狩獵文化,她告訴記者:“我是通過(guò)一本雜志了解到鄂倫春族篝火節,便來(lái)了一場(chǎng)說(shuō)走就走的旅行,藏在山林里神秘的民族文化很吸引人!

  篝火節當晚,鄂倫春族民眾穿著(zhù)節日的盛裝,“穆昆達”(族長(cháng))敲著(zhù)“神鼓”,十幾位獵裝青年吹起鹿哨,人們手持樺皮碗,邊頌唱祭文,邊用柳蒿枝灑酒祭火。

6月18日,鄂倫春族篝火節盛大開(kāi)幕!≈行律缬浾 張瑋 攝
6月18日,鄂倫春族篝火節盛大開(kāi)幕!≈行律缬浾 張瑋 攝

  今年80歲的老獵民內淑梅說(shuō),篝火節對于鄂倫春人來(lái)說(shuō)像過(guò)春節一樣!耙郧霸谏缴系臅r(shí)候,篝火節是為了慶祝豐收。下山定居后,篝火節是為了慶祝我們的幸福生活!

  活動(dòng)期間還舉辦了“押加”“拉棍”“本布力”等鄂倫春族傳統體育項目。

  鄂倫春自治旗旗長(cháng)何雪光表示,每逢篝火節,勤勞勇敢、崇尚自然的鄂倫春民眾就會(huì )筑起吉祥的篝火。如今的篝火節已成為一張向世界推介鄂倫春的旅游名片和傳承民族文化的重要平臺。(完)

 

 

 

草原那達慕上的將嘎授勛儀式 前輩搏克手的退役與傳承

  7月26日,阿巴嘎旗第八屆人民那達慕大會(huì )在內蒙古錫林郭勒盟阿巴嘎旗開(kāi)幕,會(huì )上舉行將嘎授勛儀式,致敬10位前輩搏克手,其中多位搏克手已近六旬。據悉,搏克手脖子佩戴的五色彩條項圈叫做將嘎,搏克手只有在競技場(chǎng)上取得一定成績(jì)后才有資格佩戴。儀式中,前輩搏克手把將嘎傳授后輩之后,自此再不踏上搏克競技場(chǎng)參加比賽。內蒙古阿巴嘎旗,佩戴將嘎的前輩搏克手最后一次踏上搏克競技場(chǎng)。劉文華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佩戴將嘎的前輩搏克手最后一次踏上搏克競技場(chǎng)。劉文華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前輩搏克手佩戴將嘎在比賽場(chǎng)地行進(jìn),最后一次聽(tīng)到以搏克參賽選手稱(chēng)呼自己名字!⑽娜A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前輩搏克手佩戴將嘎在比賽場(chǎng)地行進(jìn),最后一次聽(tīng)到以搏克參賽選手稱(chēng)呼自己名字!⑽娜A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前輩搏克手把將嘎傳授給后輩!⑽娜A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前輩搏克手把將嘎傳授給后輩!⑽娜A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兩位前輩搏克手儀式后離開(kāi)搏克競技場(chǎng)!⑽娜A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兩位前輩搏克手儀式后離開(kāi)搏克競技場(chǎng)!⑽娜A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兩位佩戴將嘎的前輩搏克手,握手致意!⑽娜A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兩位佩戴將嘎的前輩搏克手,握手致意!⑽娜A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前輩搏克手把將嘎傳授給后輩!⑽娜A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前輩搏克手把將嘎傳授給后輩!⑽娜A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前輩搏克手獲得榮譽(yù)證書(shū)!⑽娜A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前輩搏克手獲得榮譽(yù)證書(shū)!⑽娜A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前輩搏克手佩戴將嘎最后一次踏上搏克競技場(chǎng)!⑽娜A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前輩搏克手佩戴將嘎最后一次踏上搏克競技場(chǎng)!⑽娜A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兩位佩戴將嘎的前輩搏克手,握手致意!⑽娜A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兩位佩戴將嘎的前輩搏克手,握手致意!⑽娜A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前輩搏克手把將嘎傳授給后輩。 劉文華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前輩搏克手把將嘎傳授給后輩。 劉文華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佩戴將嘎的前輩搏克手最后一次踏上搏克競技場(chǎng)!⑽娜A 攝
內蒙古阿巴嘎旗,佩戴將嘎的前輩搏克手最后一次踏上搏克競技場(chǎng)!⑽娜A 攝


編輯:崔博群
圖片新聞
  • 內蒙古鄂托克前旗:多彩活動(dòng)迎農歷新年